互联网 产业区块链 新零售 大健康 教育 汽车出行 前沿科技 智能制造 金融
开源30年:从巨头喊打的“毒瘤”到新商业模式
开源并不只是解决技术问题的一种方式,更是人类技术发展的大趋势。
锌财经

作者/PUPU Talk

2020年,全球形势风云变化,资本市场跌宕起伏,经济危机迫在眉睫,创业公司面临的不再是如何发展,而是生死存亡问题。融资(资本紧缩)、用户(用户红利消失)、商业化(客户资源稀缺),在创业者面前的这三座大山,犹如千钧压顶,令人望而生畏。这既是最坏的年代,也是最好的年代,开源,一种新兴的革命力量正悄然来袭,即将在科技创业的草原上点燃星火,照亮前路,并最终形成燎原之势,深刻改变人类的未来。

开源是第四种创业模式

过去十年创业模式主要有三种。

第一种是看准一个赛道,上来就组建一个明星团队,有技术,有人脉,有融资渠道,然后招兵买马,重金烧钱疯狂掠地,快速扩充市场,打垮所有竞争对手,短短2~3年就可以上市。这种高举高打的模式我们可以称之为曹操型,胜利的关键在于粮草充足(资金),典型的成功者有拼多多,瑞幸(以上市来衡量),失败者则有OFO。

第二种是从一个实际的刚需场景入手,几个志同道合的创业伙伴一起打磨技术,深耕业务,夯实产品,一步一个脚印稳健发展,用户规模逐步增长,然后到达一个临界阶段再借助资本的力量进入爆发期。这种进则问鼎中原,退则镇守一方的模式我们可以称之为孙权型,胜利的关键在于商业化(变现能力),成功者有快手,失败者有大众点评。

第三种是第一种和第二种的结合,先是低调上线,摸索发展,然后市场形势突变,风口崛起,看准机会卷入市场大战,根据变化快速调整方向和策略,在千军万马的残酷竞争中拔得头筹。这种灵活调整的模式可以称之为刘备型,胜利的关键在于适应市场变化,成功者有滴滴,美团,失败者有易到。

以上这三种模式,在2010-2020这十年的黄金创业时代,都是被市场反复验证过的成功路径。但到了地狱般开局的2020年,以往经验都被击个粉碎,如今摆在创业者们的三座大山:融资(资本紧缩)、用户(用户红利消失)、商业化(客户资源稀缺),创业的艰辛,困难的几乎令人窒息。

在这种危急存亡之秋,创业不仅需要破釜沉舟的勇气,坚忍不拔的毅力,更需要运筹帷幄的智慧,能够巧妙避开高山峻岭,迂回作战,《孙子兵法》云,“料敌制胜,计险厄远近,上将之道也”。这个于艰危困苦中寻找一条路的第四种模式我们可以称之为刘邦型,胜利的关键在于创业模式:找到一条不需要千辛万苦找齐创业团队,不需要闭门造车长时间打磨产品,不需要为早期种子用户发愁,不需要每天东奔西走跑业务,不需要完全依靠融资活着的生存之路。

这就是开源。

开源的前世今生:勇者斗恶龙

开源,通俗来讲就是开放软件源代码,供所有开发者学习与使用。这是最早一批互联网创建者们所追求的自由与开放的价值观,也是所有软件工程师们的终极梦想。

不回顾历史,就无法展望未来。为了更好的理解开源模式,先让我们花几分钟来追溯一下开源的前世今生。

纵观整个开源历史,就是一部勇者斗恶龙的传说故事。勇者是初创公司,恶龙是垄断巨头。其间几经波折,大起大落,犹如波澜壮阔的软件史诗。

时间回到1975年。微软公司成立,推出的第一个产品Basic编程软件深受好评,在当时,软件使用者都是开发者,开放源代码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因而有不少人擅自拷贝Basic用于研究或工作,这让比尔盖茨大为光火,亲自写了一封信斥责这是剽窃行为,这封信题名为《致电脑爱好者的公开信》,在历史上非常有名,盖茨从此与广大开发者决裂,闭源与开源形成两大阵营,而微软公司也成为了开源历史上第一条恶龙。

在整个80~90年代,微软在硅谷就是公敌一样的存在,Windows操作系统捆绑IE,打败了代表硅谷科技力量的Netscape等多家公司,大量专利所构建的森严壁垒,也让当时工程师们的开发变得异常艰难。同时,巨头们也都看到了开源软件的价值,AT&T在众多开源工程师参与开发的Unix成熟后,直接收归私有,收取高额授权费(这也导致了Unix的没落),让大众敢怒不敢言。

在这种背景下,1983年,美国人Richard Stallman建立起操作系统GNU(GNU’s Not Unix),标志着开源思想的具体落地,并很快形成了轰轰烈烈的开源运动。1989年,Stallman主持起草了GNU协议,明确提出了反版权思想。1991年,芬兰人Linus Torvalds基于GNU GPL框架发布了GNU/Linux,标志着开源系统Linux的诞生。1998年,开放软件计划(Open Software Initiative)创造了“开源”(Open Source)一词,一直延续至今。

在这一时期,众多支持开源的工程师们把自己形象的比喻为《星球大战》中的自由反抗军联盟,对抗邪恶的垄断帝国。但当时开源的力量与巨头公司相比,显得非常渺小。第一代开源公司发展非常艰难, RedHat与Microsoft,MySQL与Oracle,XenSource与VMWare,简直如同一株小草与参天巨树竞争,毕竟开源与商业化相互矛盾,一个著名的问题是:如果软件的源代码都可以无偿获得,那么程序员该如何谋生呢?业界当时一致认为开源软件是一种低价值商品,永远无法达到闭源公司的经济价值。

不过随着互联网的崛起,以谷歌为代表的第二代开源公司孕育而生,终于打破了巨头们长达三十年的统治。

与初代自由反抗军不同,谷歌绕开了桌面主战场,在移动端发力,在2007年开放了Android系统,让微软 Windows 平台这个庞然大物的统治力不再,而在商业策略上,谷歌尝试了一种非常聪明的策略,开源的只是AOSP部分(Android Open Source Project,安卓开源项目),收费的是谷歌移动服务Google Mobile Service,GMS就是谷歌旗下各种应用及API,包括我们熟知的地图、邮箱、Youtube和应用商店等,是真正的印钞机。

从开源Chrome浏览器、Android系统、到深度学习框架Tensorflow等技术,作为近十年来软件技术发展的最大贡献者和获利者,开源是谷歌最重要的商业策略之一。将增值的闭源代码置于开源软件之上,项目中只有部分软件是免费许可的,可以根据商业许可向客户收取使用超出价值的闭源软件费用。

在新一代开源力量的冲击下,老一代的龙微软不得不低下高昂的头颅,公开宣称拥抱开源,新任CEO Satya Nadella甚至高呼“微软爱 Linux ”,和上任CEO Steve Ballmer狂言“开源就是一个毒瘤”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开源30年:从巨头喊打的“毒瘤”到新商业模式

老龙远去,新龙诞生。谷歌通过软件的网络效应和巨大用户基数,手机厂商最终不得不把它作为出厂标配,让谷歌延续了来自IP世界的“高利润、闭源且专属”的商业模式,奠定了其在移动操作系统的霸主地位。正如同当年微软捆绑IE,谷歌也利用这种垄断地位,要求手机制造商捆绑安装谷歌产品,背离了当年自由反抗军们的理想初衷。这种垄断地位也成为了美国政府对付华为的利器。

这是一个少年最终变恶龙的故事。

不过历史大潮浩浩荡荡,第三次开源的革命浪潮正在不断酝酿,在不远的未来掀起惊涛骇浪。

2008年,新一代的革命种子GitHub开源社区诞生,这是一个开源的分布式版本控制系统,可以让全球数百万开发者参与开源项目,为协作写代码贡献自己的力量,并且通过开源项目构建SaaS服务。

从某种意义上,GitHub深刻改变了人们对编程的认知,今天几乎所有的程序员都离不开它,或是上传自己的开源项目,或是找到志同道合的协作伙伴,或是仅仅上去学习大神的代码。

与开源的早期前辈们不同,从商业上来说,GitHub极其成功,在几乎没有任何融资、投放广告、烧钱买用户的前提下,聚集了全球4000万开发者,300万个组织账户,4400万个repo,并在2018年被微软以75亿美金收购。

回想2008年MySQL被Sun Microsystems以10亿美元收购时,当时市场深信10亿美金代表任何开源公司所能获得的最大收益,这个价格记录保持了多年,被软件业视为开源公司破天荒的巨大价值。

尽管开源已经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技术创新,但是市场很长一段时间都没发现其潜在的商业价值,直到云计算与SaaS的兴起,终于让开源从技术创新走向了商业模式创新。

2014年,谷歌将新一代云计算容器K8S(Kubernetes)正式开源,并随后移交给了Linux基金会下属的CNCF。这一标志性的事件不仅意味着谷歌后来居上,和Amazon争夺公有云市场,更关键的是开源思想已经深入人心,如果说在微软操作系统的旧技术时代还有闭源与开源之争的话,那么到了新兴的云时代,开源必将一统天下。

与之而来的,则是开源商业价值的巨大提升。Cloudera、MongoDB、Mulesoft、Elastic和GitHub,都以数十亿美元IPO或并购。当然还有RedHat,以340亿美金的天价卖给了IBM。相信未来,会不断有更高的数字刷新记录。

这一系列成功的案例,早就不再是对开源本身的认可,而是标志着开源作为一种商业行为,其模式和价值逐渐复兴,终于获得了资本市场的广泛推崇。

开源30年:从巨头喊打的“毒瘤”到新商业模式

为什么是开源?

作为一个创业者,在行动之前,有4点必须想清楚:团队,资金,产品,市场,缺一不可。具体来说,就是组建靠谱的创业团队,拿到天使或A轮融资,研发有核心竞争力的产品,以及找到初期种子用户。

早几年市场环境良好时,这些都不成问题, 但在如今的经济形势下,大量中小公司濒临破产急于自救,上市公司大规模裁员,投资机构自身募资任务艰巨,连说服好友辞职一起出来干都成了奢望, 再以传统方式创业简直是Hard版本通关。

这个时候,开源项目的优势就完全体现出来了。

首先,在一个开源社区中,创业者更容易找到志同道合的合作伙伴。在传统模式中,人们更喜欢找大厂的高手,或是高学历背景的人才,或者干脆是自己的同学好友,但其实真正优秀的合伙人,是拥有相同价值观,对产品有深刻认知,并且投入无限热情的人。这样的人才在现实中很难遇到,但在开源社区中比比皆是,只要你有心去挖掘。

其次,作为一个开源项目,前期并不需要天使投资,甚至很长时间都不需要资金维持,因为所有开源工作都是免费的,编写文档,开发,bug修复,测试,版本迭代,这些在传统公司需要消耗大量人力、物力和财力的工作,都有各路高人在默默完成,当然这一切也取决于你在项目上的付出,不过钱从来不是开源社区主要关注的对象。

再者,相比闭源软件,开源的产品质量更加稳定可靠。这是因为闭源软件的开发者良莠不齐,为了挣钱经常赶工,很难保证稳定输出,而开源社区通常有各路高手来维护,他们是凭着满腔热情做事,对产品精益求精,而且活跃的开源项目参与者众多,有源源不断的开发者关注并反馈bug,风险较之更低,质量也更有保障。

最后,一个好的开源项目,天生就会吸引一批忠诚的种子用户来使用,如果这个产品能解决核心问题,带来生产力的提高,会极大增加在开源社区中的关注度,引来真正的大神参与,形成良好的口碑与用户好感,甚至引起各大公司、组织与投资机构的兴趣,不需要投广告做营销,就能赢得市场,带来用户。

近几年,云计算的兴起打开了新的大门,云计算可能是让开源公司实现商业化的最佳选择。在SaaS商业模型中,开源公司把开源项目重新打包,封装,直接以云服务的方式来提供,一开始就把开源软件作为基础设施,而用户不知道也不在乎,其背后是开源还是闭源,这导致对两者的估值相似,也在无形中提升了开源公司的商业价值。当然这种方式也导致了开源公司与云厂商的对立与竞争,我们后面再谈。

与传统模式不同,开源创业的核心,其实不是技术本身,因为技术本来也不是独家的,而是根据需求组织管理开源项目,并且提供企业级别服务(比如大名鼎鼎的MongoDB),或是消费者服务(比如小米起家的MIUI),并且由于背后庞大的开发者,能够给客户更好的技术更新,永远不用担心软件过时。

举个不太恰当的比喻。闭源公司就像闭门造车,在车(产品)没造出来之前,谁也不知道能不能真正上路(市场)。而开源公司就简单多了,车早就有人造好,并且在测试场(开源社区)跑很多遍了,大家就不必重新发明轮子了,拿来用就好。

开源也存在风险

当然,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开源项目也存在不少困难与风险。

在早期的开源中,版权问题是众多开发者的头号杀手。大家辛苦开发了一个项目,有人却可以堂而皇之拿走源代码,用于商业用途,委实令人寒心,当年AT&T私有化Unix就引起开源界一片轩然大波。不过也正是鉴于此,各种开源许可证孕育而生,层出不穷。从法律层面来说,许可证是双方订立的契约,具备法律效力,但在实际应用过程中,违反契约却很难追究,至今没有特别好的解决办法。

关于软件许可是一个辩论激烈的话题。版权实质是一种垄断,但开源离不开版权,这是否和自由分享矛盾?许可证越来越复杂,以后会不会成为羁绊?这些带有点哲学意味的价值判断很难分出对错,只能走一步看一步,留待后人解决。

开源30年:从巨头喊打的“毒瘤”到新商业模式

另一方面,云计算的兴起虽然给开源公司带来了商业化前景,但也同时制造了一个新的竞争对手,那就是云厂商。

MongoDB公司CTO Eliot Horowitz曾说,“市场正日益将软件作为一种服务来消费,为培育新一轮伟大的开源服务软件创造了一个难以置信的机会。不幸的是,一旦一个开源项目变得有趣,那些没有开发该软件的云厂商就很容易抓住所有的价值,却没有为社区做出任何贡献。”

由此可见,开源商业化达到一定成熟度,公有云的威胁就可能出现。

其实我们不妨思考,是否过度考虑了来自公有云供应商的威胁。尽管这些供应商可能托管开放源代码项目,但到目前为止,还没有看到一家开源公司被云提供商完全取代。

对于这个问题,PUPU talk采访APISIX的创始人温铭,问及与互联网巨头的云厂如何竞争,温老师的回答是这样的:

“公有云用开源项目,没问题。但是公有云也会做混合云部署,私有的解决方案,公有云用了我们的开源产品,私有的解决方案也会被打包进去。由于对开源产品并不熟悉,这块大厂并不擅长,于是这部分蛋糕会留给我们。”

其实这个答案可以回到开源模式为何可以如此强大上来,独立的开源公司具有三大竞争优势:

  • 企业客户不希望绑定云服务商。
  • 客户想从编写代码的人那里购买。
  • 云服务商并不具备开源公司一样的项目理解深度。

当把这三件事结合在一起时,便是真正的核心竞争力,这是为什么我们还没有看到大型云厂完全取代独立开源公司的原因。

同时能够成为品类的领导者和品类的定义者更为重要(比如Hadoop没有一家可以单独定义这个品类)。对于开源公司来说,最重要的是在大厂之前抢占先机,让大家都知道这项技术是由你主导的。中国的企业级客户,IT能力的欠缺,决定了在单一品类做到第一还不够,还需要完整的解决方案做到优势。

同时,本质上开源公司的托管模式实际上和云厂商模式是一样的,只不过计算资源还是嫁接在公有云上,托管模式是否能跑得通,就在于compliance和data privacy能做多好,不然客户不敢放数据上来,哪怕对技术实际上是信任的。

在最近的时间,Zoom被安全事件群殴和轰炸,在媒体上的声誉因此跌到了谷底,股票每股下跌了近30美元。事实上,作为一家开源华人的云服务企业,必须做到200%的努力,客户才会信任。

人类技术发展的大趋势

在疫情造成的新时代与西方各国逆全球化的思潮下,可见的未来,经济形势恐怕都不会特别好转。反思互联网时代,对比重金烧钱圈地跑马的模式,开源无疑更高效、更持久、更符合商业逻辑的创业模式。如前文所述,对于创业公司而言,开源是一条不需要千辛万苦找齐创业团队,不需要闭门造车长时间打磨产品,不需要为早期种子用户发愁,不需要每天东奔西走跑业务,不需要完全依靠融资活着的生存之路。

更重要的是,开源并不只是解决技术问题的一种方式,更是人类技术发展的大趋势,不止在软件和互联网的小圈子,而在固件、硬件等生态都会陆续建设起来,商业模式也会越来越清晰。

2019年,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CAICT)发布《开源产业白皮书》,调查了全国24个省近90个城市,包括互联网、政府、金融、医疗、软件及信息技术服务、制造、电信、交通及物流、科教文卫和能源等多个行业,国内已经应用了开源技术的企业占比达到 86.7%,有计划应用开源技术的企业占比10.6%,开源技术已经被企业普遍接受,产业链初步形成。

在如今,全球几乎所有的高科技大公司,无论Facebook、Google、Amazon、Apple,还是腾讯、阿里、百度、华为,都以开源软件作为技术后盾,越来越多地建立自己的开源项目。百度有700多个开源项目,阿里有1200个,而Google则高达2000多个。

在未来,开源不止在软件和数据领域有所建树,在硬件方面,比如AI机器人、智能设备、物联网、安防、医疗健康等各领域均能发挥传统软件无法实现的作用,未来的开源公司也将不再是RedHat,Elastic,Databricks和Cloudera,而是Facebook、Google、Amazon、Apple级别的顶尖技术公司,那些在GitHub上的各种优质项目,会陆续被挖掘,被实现,被扩散,逐渐形成星火燎原的势态,最终汇聚成新一代的科技革命浪潮,深刻改变人类社会的未来。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PUPU Talk(ID:gh_c28f8594d272)

锌财经
读懂新经济
锌链接
探索产业区块链价值
本站由 阿里云 提供计算与安全服务 © 2020~2020 杭州弘行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 浙ICP备2001588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