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产业区块链 新零售 大健康 教育 汽车出行 前沿科技 智能制造 金融
安踏财报发布:积压库存超50亿元,30年国民品牌转型路难走
前方"道阻且长"。
谢舒怡

文/祝焱

8月25日,安踏集团公布2020上半年业绩报告。从核心经营指标上看,总营收146.99亿元,相比去年上半年下跌约0.95%。

虽然与今年上半年营收下滑了26%的阿迪达斯相比,安踏集团的下跌幅度并不算大,但在除营收外的其他方面仍有许多忧虑:疫情影响尚在、线上业务实际带动能力较弱,安踏主品牌地位被弱化。

安踏财报发布:积压库存超50亿元,30年国民品牌转型路难走
图源安踏财报

公布业绩之余,安踏还宣布了门店转型计划,预计将部分门店由经销模式转直营模式。但转型成本高昂,能否打通线上线下还未可知。

疫情影响犹在

此前3月24日公布2019年全年业绩报告时,安踏就曾预计疫情会对2020年上半年财务表现造成影响,最快要到2020年下半年才能恢复正常水平。

数据显示,上半年安踏集团整体经营溢利率下降4.1%,主要由于疫情下影响下经营开支比例上升,包括应收贸易帐款、亏损拨备及整体员工成本增加。

疫情对库存也带来一定压力,此前美银证券曾发布报告称库存压力将在今年第二季度集中影响体育品牌。

截至2020年6月30日,安踏集团现有库存为50.04亿元。而截至2019年12月31日,现有库存总计为44.05亿元。值得注意的是,2019年的存货量已经相比2018年的28.92亿元大幅增长了52.3%。同时平均存货周转天数也进一步增加,由2019年87天提升至135日。

安踏财报发布:积压库存超50亿元,30年国民品牌转型路难走
图源安踏财报

因为疫情,各项体育赛事都纷纷取消,对安踏这样的体育运动品牌来说可谓是一记重击。作为2020年东京奥运会中国奥委会服装领域的独家合作伙伴,安踏此前已经针对奥运会做好了系列营销准备。

但最新消息是东京奥运会最晚在2021年夏天,因此安踏的营销计划已经被全盘打乱。执行董事郑捷预测,奥运推迟带来的其他损失可能会进一步扩大。

虽然得益于疫情,安踏线上业务同比增长超50%,包括FILA在内的业务收入更同比增长超100%,但集团营收仍下跌1%。再结合2019年财报来看,线上业务增速与总营收持平,均超40%,意味着线上业务的增长动能还有待进一步挖掘。

此外安踏并未披露线上营收和贡献占比的具体数据,无从得知其线上业务发展的全貌。不过按照安踏的规划,未来五年内线上业务的占比目标是超过40%。

主品牌地位弱化

财报中令安踏欣慰的是,FILA在今年上半年收益首次反超主品牌安踏,此前2019年其经营溢利已首次实现反超。而2009年安踏从百丽手中接收FILA大中华区业务时,FILA还处于连年亏损中。

数据显示,安踏营收同比下跌10.7%至67.77亿元,毛利率为41.6%;FILA同比增长9.4%至71.52亿元,毛利率达70.5%。值得注意的是,FILA的门店数为1930家,安踏则为10197家,前者仅为后者的近20%,但营收、毛利率指标等均领先安踏。

安踏财报发布:积压库存超50亿元,30年国民品牌转型路难走
图源安踏财报

这一趋势早已有所显现。2020年一季度,安踏业绩实现20%至25%的负增长,但FILA的负增长仅为个位数。2019年全年,安踏虽然贡献174.5亿元的营收,但同比增长仅为21.8%;FILA贡献147.7亿元,但同比增长高达73.9%。

虽然安踏集团创始人、CEO丁世忠曾表示"要做世界的安踏,而非中国的耐克",但对安踏来说仍任重道远。

2019年英国品牌评估机构Brand FInance发布的"2019全球最有价值TOP50服饰品牌"中,安踏位列第21位,品牌价值仅有38.7亿美元,离蝉联第一、品牌价值高达323.21亿美元的耐克差距悬殊。

安踏财报发布:积压库存超50亿元,30年国民品牌转型路难走
图源36氪

甚至与同样是国产品牌的李宁对比,安踏品牌力也相对较弱,近几年李宁以国潮设计频频亮相国际时装周,但安踏在这方面仍然比较安静。

这对于主品牌来说是一个尴尬至极的现象,也从侧面反映了安踏欲转型直营的缘由所在。

服装行业专家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FILA运动潮牌的定位符合消费趋势,全直营模式利于实现高度协同。而安踏在这两方面都显劣势,意味着其必须尽快寻找新的增长点,巩固自己主品牌的地位。

同时近年来安踏集团虽然开启"买买买"模式,将Amer Sports、迪桑特(DESCENTE)等收至麾下,但这些品牌目前的贡献都一言难尽。

财报显示,安踏和FILA营收总计为139.29亿元,占总营收的近95%,经营溢利占比总计达51.3%。2019年财报也披露,除安踏、FILA外其他品牌营收仅占比5.1%。能否将改造FILA的攻略成功应用到其他品牌商还很难说。

安踏财报发布:积压库存超50亿元,30年国民品牌转型路难走
安踏集团旗下品牌多达30个 图源网络

转型直营仍困难

如前文所述,安踏为"拯救"主品牌,计划转部分门店至直营模式。据悉,第一阶段将终止11个省市的分销商合作,涉及门店3500家,占比约35%。其中60%门店将直营,40%则继续采用加盟、经销模式。

目前除了晋江总部旗舰店外,安踏所有其他门店都是加盟或授权分销商,但安踏表示未来五年内直面消费者业务要占比70%。

此前传统的经销模式已经不利于线上线下全渠道打通,难以与发力电商的品牌竞争,鞋服行业分析师马岗也认为扁平化直营零售渠道是行业的趋势。安踏执行董事郑捷则透露,FILA的O2O销售已经超30%,但O2O不适用于线下分销模式。

此外经销模式还有大分销商与集团关联过于密切的风险。虽然去年浑水做空安踏的报告未能给安踏带来实质危机,但仍然暴露了其大分销商涉及多起关联交易的现象。相关法律人士表示在公司发展到一定阶段后如果缺乏科学的管理方式,此举可能会引发负面的连锁反应。

转直营虽然是不得不走的一步棋,但其中成本颇高。据安踏预估,此次操作可能需要花费约20亿元,八到九成与产品销售退回、存货回购相关,而这笔花费与今年上半年的全部利润相差无几。而且现阶段35%的门店数量只是未来五年目标的一半。

此外此次收购的门店分销商不涉及安踏"大本营"福建这一核心省份,有经销商向媒体表示安踏仍然照顾老经销商利益。

虽然安踏集团在FILA品牌的直营模式、线上业务方面已经积攒了一定经验,但FILA较为中高端的时尚定位与安踏品牌还是有一定差距,能否复制FILA经验还未可知。

创立于1991年、2007年赴港上市,安踏已经近30岁了,虽然已经跻身千亿市值大军行列,但其前方仍旧"道阻且长"。

锌财经
读懂新经济
锌链接
探索产业区块链价值
本站由 阿里云 提供计算与安全服务 © 2020~2020 杭州弘行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 浙ICP备2001588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