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产业区块链 新零售 大健康 教育 汽车出行 前沿科技 智能制造 金融
永辉云创回归母公司,线上业务仍面临艰难险阻
亏钱、亏钱、亏钱。
谢舒怡

文/谢舒怡

日前,据媒体报道,永辉超市拟从永辉云创第一大股东张轩宁处回购20%股份,交易额达3.8亿元。交易完成后,永辉超市持股比例将达到46.6%,会成为云创的最大股东,而张轩宁所持比例将回落至14.4%。

永辉云创回归母公司,线上业务仍面临艰难险阻
图源天眼查APP

永辉云创于2015年创立,主攻永辉集团的生鲜电商版块,旗下业务包括:永辉生活、超级物种、前置仓。永辉生活提供前置仓模式的线上到家配送,并设有线下门店。超级物种则采取与盒马相似的"高端超市+生鲜餐饮"门店定位。

两年内出走又回归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离永辉云创"出走"永辉超市尚不到两年。

2018年12月,永辉超市以3.94亿元向张轩宁转让20%股权,后者持股比例上升至29.6%。在2019年10月张轩宁收购今日资本持有的4.8%云创股份后,其持股比例达34.4%。

永辉云创回归母公司,线上业务仍面临艰难险阻
回购前的持股比例 图源天眼查APP

此前云创从永辉分离出来有两个考量。一方面是因为云创的净利润增长堪忧,严重拖累永辉财务表现。

2018年财报显示,永辉超市实现20.4%的营收增长,但净利润却同比下降18.52%,只有14.8亿元。净利润率下降的一部分原因是6.64亿元的员工股权激励费用,但更主要是受云创板块的亏损影响。

2016至2018年云创净利润率分别为-241.13%、-47.13%和-43.39%,具体亏损金额逐年增大,分别为1.16亿、2.67亿和9.45亿。

另一方面则是永辉希望借此机会能够让云创有更大空间探索生鲜电商业务,为永辉转型铺路。

永辉云创回归母公司,线上业务仍面临艰难险阻

但是云创独立后并没有完成这个任务。2019年亏损金额进一步扩大,高达12.88亿,净利润率为-44.92%。

虽然今年第一季度云创首次扭亏为盈,但扣除去年出让蜀海供应链股权所获得的11.27亿元投资收益后,实际仍处于亏损状态。

而永辉在17年年报中定下的2018年新增百家超级物种、千家永辉生活店的目标也遗憾地没有完成。直至2020年5月,只有超级物种54家,永辉生活店177家。

永辉云创回归母公司,线上业务仍面临艰难险阻

同时云创的估值也持续走低。2018年1月腾讯认购其15%股权时估值超63亿元,但当年12月永辉转让20%股权给张轩宁时估值已经下降至19.68亿元。一年内大幅下跌的估值反映了市场对云创的消极态度。

此次回购股份后,永辉的财务表现可能再次被不断亏损的云创拖累。不过据规定,通常持股50%以上的子公司财务状况需要与上市公司并表体现,此次回购后永辉持股比例尚不足50%,短时间内可能不会进行财务并表。

为何回购"拖后腿"的云创?

在互联网巨头布局生鲜电商零售业务的同时,永辉也将线上线下一体化作为主要发展战略。今年3月永辉超市发布的全员倡议书中提出希望员工会使用永辉的线上平台,从侧面反映了其布局线上的决心。

2019年全年,云创旗下的永辉生活APP和小程序已经为用户提供了5158万次在线服务,年底月活数据达506万。

永辉云创回归母公司,线上业务仍面临艰难险阻

截至今年5月,永辉生活APP会员总数达3285万人,较2018年同期增长接近4倍,日均客流也增长3倍有余。此外,今年上半年永辉实现的超100%增长、收入占总营收10%的到家业务中,接近六成来自永辉生活APP。

与收购具有同等体量和用户流量的第三方平台相比,回购原先就有"血缘关系"的云创显得性价比更高。

永辉云创回归母公司,线上业务仍面临艰难险阻

同时疫情期间生鲜电商业务的火爆让永辉看到了这一赛道的前景。但云创与永辉的融合度还不是很高,4月底永辉高管曾表示永辉超市的到家业务在福州以外的地区有多个参与者,包括永辉买菜、京东到家、美团、饿了么等,因此急需整合资源。

对于云创来说,回归永辉也并非亏本生意。永辉超市有全国规模最大的生鲜业务,年销售额达300多亿元,具有抵御美团、叮咚、盒马等强大对手冲击的优势。

并且永辉还有较雄厚的资金——今年一季度永辉账面货币资金高达111亿元。考虑到生鲜电商行业的"烧钱"特性,永辉的资金能够为云创提供更多支持。例如2019年上半年,永辉就对云创增资10亿元。

回归后的云创或将作为协同者参与永辉mini店的布局建设。目前主要核心城市的永辉mini店都已接入永辉生活APP,且预计今年可全部接入。未来mini店会作为永辉线上业务的主要发力点,配合大店构建线上线下的一体供应链。

永辉云创回归母公司,线上业务仍面临艰难险阻

回归后仍充满艰难险阻

但是现实没有理想那么丰满,两者要完美磨合并且在生鲜电商领域跑出优势还是困难重重。

首先哪怕是"亲兄弟",在两套班子合并的时候也需要经历相当长的磨合期,业内人士表示其难度不输收购重组。

其次永辉生活在实际运营中已经遭遇阻碍。去年下半年开始,永辉生活门店开始大规模战略性关店调整,合肥、厦门等地关店40家。

永辉云创回归母公司,线上业务仍面临艰难险阻

而云创旗下的超级物种开店速度也大幅放缓,2017年27家、2018年46家以及2019年15家,并且关闭了多家门店。早在前两年,上海首店五角场店就已关闭,北京鲁谷店、中关村店等多家门店大幅收缩营业工坊和店铺面积。

永辉mini店也还处于探索阶段。虽然去年新开门店数高达573家,但在今年一季度却有74家关店。

同时十足关键的一点是,生鲜电商领域还未有长期盈利的佼佼者,即便是巨头旗下的生鲜电商也还处于烧钱换市场的模式。盒马、京东、美团、每日优鲜都在不断探索各种模式,例如mini店、前置仓、到家业务等等,尚未见到明显成效。

永辉云创回归母公司,线上业务仍面临艰难险阻

相关机构统计显示,4000多家生鲜电商中88%亏损,7%巨额亏损。阿里的盒马也只是实现了个别单店盈利,尚未实现全面盈利。

没有成功先例可以借鉴,却有许多竞争对手环伺的情况下,云创和永辉必须更快地探索出可行模式。有业内人士认为竞争突围的关键点可能在于智慧化的供应链和高效率的数字化,不知道永辉能作出怎样的成绩。

锌财经
读懂新经济
锌链接
探索产业区块链价值
本站由 阿里云 提供计算与安全服务 © 2020~2020 杭州弘行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 浙ICP备2001588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