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产业区块链 新零售 大健康 教育 汽车出行 前沿科技 智能制造 金融
荔枝Q2财报有点"苦",光靠直播有点难
主播门槛低,内容是硬伤。
黄宇

文/黄宇

近日,有着"中国在线音频第一股"之称的荔枝,发布了其今年第二季度的财务报告。据财报显示,荔枝在这一季度的营收和成本均有所下降。营收3.5亿元,较上季度下降了5%,成本在比较去年同期上增长了65%的同时,比上一季度下降了11%。

财报发布当天,荔枝的盘后股价累计下跌4%,报4.80美元。虽然幅度不算太大,但其结果也表示荔枝目前仍然存在着一定的"危险"。

营收下滑,自身造血能力弱

对于其营收下降的原因,荔枝称是疫情影响到了用户的需求从而导致了用户平均花费的下降。然而,正是因为疫情的爆发,大部分人都在家里,像荔枝这样的在线娱乐行业应该是正处于红利期才对。

财报数据也证实了其用户的活跃指数、用户的需求仍然是保持增长的趋势,所以,营收下降与其说是疫情,倒不如说是其自身的造血能力弱。

据了解,荔枝的业务主要是音频娱乐、博客和广告,其中音频娱乐是核心,也是营收的主要来源。财报显示,荔枝第二季度音频娱乐收入为3.44亿元,较上一季度减少6.08%。

音频娱乐收入主要来源于语音直播获得的打赏,荔枝仅二季度的打赏收入就占到了总营收的98.07%。

虽然荔枝主打UGC音频内容和交互式音频娱乐,但公司目前在本质上更像是一家直播平台。在荔枝web端的首页,映入眼帘的也只有直播的讯息。

荔枝Q2财报有点"苦",光靠直播有点难
图源荔枝web端

然而,荔枝有5千多万月活用户,但现在荔枝的广告收入的占比却还不到2%。

荔枝似乎并没有看到自身变现能力弱这一缺陷。据财报数据,荔枝付费用户为46.34万人,但就二季度荔枝的每月付费用户占月活平均数显示,二季度荔枝的每月付费用户占月活平均在0.83%,结合之前第一季度和去年第四季度数据来看,也都没有超过1%。

主播门槛低,内容是硬伤

语音直播作为荔枝当前的主要业务,在内容上延续着FM时期的情感、音乐等路线,内容上则过于娱乐化,也使其想要往深度化发展会比较困难。

其次,做电台是一件门槛高的事情,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够合理的处理好录制时的音量控制、感情投入,背景音乐的选择、淡入淡出等等。对于不见面貌只能听声音的语音直播来说,拥有优质内容尤其重要。

然而,荔枝主打的"人人都是主播"这一宗旨,每个人都能够在其web端的主播入口申请开专辑,在其手机客户端录制音频节目上传,也就使其平台内容质量大打折扣。

早在18年,荔枝就因内容质量,被南方都市报爆出平台上存在软色情内容,被短暂的下架整改过。

此外,由于过度依赖UCG模式,荔枝的内容相比较于拥有PCG模式的喜马拉雅来说,还是稍显逊色。荔枝里的情感声音直播,可以在喜马拉雅上轻松找到。而喜马拉雅上的相声、戏曲、资讯等内容,在荔枝上却不那么容易找到。

同行竞争激烈

一直以来,荔枝就与喜马拉雅、蜻蜓并称为"电台三剑客",尽管荔枝是最早开始声音直播的,但是很快便被模仿甚至超越。

荔枝Q2财报有点"苦",光靠直播有点难
图源知乎@曲曲

在内容层面,荔枝UCG模式虽然为它减轻了版权成本压力,但不可否认的是,喜马拉雅的名人版权、蜻蜓FM上的电台合作内容等内容更加能够吸引用户、提高用户粘性。

而对于应用市场,喜马拉雅自研了包括小雅AI音箱、Nano音箱硬件设备,延伸到生活场景各个方面;蜻蜓FM则与小米、天猫在智能音箱上开展业务合作,瞄准了智能家居这一风口。

总体看来,尽管在荔枝的Q2财报上,核心业务收入和用户数量上均有所增长,但亏损问题仍未得到解决。如今的荔枝,虽然抓住了一部分的语音直播红利,但是自身变现难的缺点也很明显。要想完全抓住用户的心,仍然需要积极从内容和运营上做出改变。

附:

荔枝Q2财报有点"苦",光靠直播有点难
荔枝融资情况 图源天眼查APP
锌财经
读懂新经济
锌链接
探索产业区块链价值
本站由 阿里云 提供计算与安全服务 © 2020~2020 杭州弘行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 浙ICP备2001588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