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产业区块链 新零售 大健康 教育 汽车出行 前沿科技 智能制造 金融
斗鱼虎牙合并:大结局还在后头
对于斗鱼、虎牙而言,合并是现阶段的最优解。目前看来,至少在合并之后,双方可以静下心来好好思考,下一步到底应该怎么走。
锌财经

文/董雨晴 骆华生

编辑/王晓玲

最后一个悬念

传了两年多的虎牙斗鱼合并终于官宣。8月10日晚,斗鱼公告称,收到腾讯合并斗鱼和虎牙的初步建议。

图/视觉中国

根据公告,腾讯控股通过其关联公司拥有虎牙已发行和发行在外股本中的大约36.9%,占虎牙总投票权的50.9% 。同时,腾讯成为斗鱼的第一大股东,持有斗鱼已发行股本和流通股本的总股本和投票权约38.0%。

对于这个公告,双方员工并不意外。此前一位虎牙员工表示,消息公布很可能在今年Q2财报发布前后。

斗鱼和虎牙是目前国内排名前两位的游戏直播平台。早在2018年时,腾讯就分别向虎牙和斗鱼投资4.616亿美元和6.3亿美元,将这两个平台收入旗下。此后,就有腾讯正在推进两个平台合并的消息不断传出。

进入2020年,由于腾讯将网文平台阅文集团控投权从创始团队中收回,再加上腾讯已经在内部成立直播中台,同时服务于斗鱼、虎牙、企鹅电竞,关于腾讯“收网”游戏直播看来只是时间问题。

而关于这个交易最大的两个疑问在于,虎牙的老股东欢聚时代何去何从,以及未来公司会由谁来负责运营。

8月10日的公告中,腾讯宣布已与欢聚集团签订股权转让协议,并与虎牙首席执行官董荣杰签订了单独的股权转让协议。腾讯将以8.1亿美元从欢聚时代手中购买虎牙的30,000,000股B类普通股,以及购买董荣杰手中1,000,000的B类普通股。在满足惯例成交条件的前提下,这些协议下的转让将于2020年9月9日或之前完成,届时腾讯在虎牙的股权将增至虎牙已发行总量的51.0%,流通股和投票权将变为增至虎牙总投票权的70.4%。

也就是说,虎牙老股东欢聚时代和创始人董荣杰基本将套现离场。“实际上,今年欢聚时代就已经基本不再参与公司运营。之前参与的也不多,毕竟从业务上来说,腾讯拥有游戏版权,有更大的话语权。”上述虎牙员工说。

此前,有斗鱼中层向AI财经社透露,早在2018年,腾讯就有意促成斗鱼、虎牙合并。至于这个交易为何拖了两年之久,其一是因为当时欢聚集团不想完全放弃虎牙,更重要的是斗鱼高层意见很大。

这导致在腾讯投资后,虎牙和斗鱼分别在2018年5月和2019年7月上市。多位斗鱼员工曾向AI财经社表示,如果是斗鱼先上市,现在的情况可能完全不同。

在他们看来,斗鱼CEO陈少杰是“喜欢冒险的人”,晚于虎牙IPO让斗鱼的资金链和业务布局均被打乱。但尽管如此,上市前,斗鱼管理层也一直以上市就能纾解资金不足为由,不愿放弃控制权与虎牙合并。

同时,欢聚集团的业绩也倚重虎牙的收入。在2018年第四季度,欢聚时代财报数据显示,其直播收入同比增长30.4%,达43亿元,而虎牙在其中的贡献达到14亿元。

大股东腾讯的意愿

腾讯推动旗下三个平台合并的理由不难理解。

一位业内人士表示,腾讯直播中台的核心业务,实际上是协调斗鱼、虎牙、企鹅电竞三家,平衡三家因互挖主播等带来的内部消耗。

游戏直播这个行业,一直竞争激烈,“打得相当难看”。

图/视觉中国

从2014年开始,手握多款热门游戏版权、对于游戏直播平台有着极高话语权的腾讯,开始进入这个领域。几年中,除了曾扶持腾讯旗下的企鹅电竞、龙珠直播上马,腾讯也不断利用自己握有的版权,打击竞争对手。比如,2018年时,腾讯就曾要求旗下直播平台撤掉网易游戏专区,下掉对方主播的平台推荐。

游戏直播市场也很快意识到,与游戏大厂合作,才是平台的核心竞争力。顺势出让股权的斗鱼和虎牙,成为市场的幸存者,而没能与腾讯达成股权合作的熊猫直播已于2019年关停。

站到腾讯阵营后,斗鱼和虎牙依旧貌合神离,竞争从未停歇。双方在头部主播、赛事版权上的争夺,对于腾讯而言,成为严重的资源内耗。例如,今年上半年,斗鱼主播韦神跳槽至虎牙,就被判支付违约金8000多万元。

同时,游戏直播平台目前已经进入存量争夺期。今年第一季度财报显示,斗鱼平均MAU为1.581亿,同比下滑0.69%;虎牙一季度总收入24.12亿元人民币,环比萎缩了2.3%,双方在DAU和收入上相差无几,增量空间已不大。

虎牙和斗鱼变得越来越像,战争进入胶着状态,这也让腾讯能够加速推动两家公司合并的进程。

今年3月24日,腾讯便同时变更派驻在斗鱼、虎牙两公司的董事,任命IEG事业群财务管理副总经理周颂为斗鱼董事、IEG事业群平台部总经理郑磊为虎牙董事。

2020年4月,腾讯行权,向虎牙购买了16523819股虎牙B类普通股,成为虎牙最大股东,投票权提高到50.1%,同时,腾讯也已是斗鱼最大股东,占股达38%,超过创始人陈少杰的14.7%。

有虎牙员工表示,从今年4月起,公司内部对于合并的讨论越来越多,高层对此既不承认也不否认,并强调不管合并结果如何,虎牙都会继续正常运营。据此,员工们猜测,董荣杰可能已萌生退意。

与此同时,欢聚时代的态度也有所松动。上述接近虎牙的知情人士表示,随着欢聚将重心转移至海外,与虎牙的关系也渐行渐远。“以前双方的用户账号都是打通的,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就不能互通了”。

斗鱼方面对于合并的态度也有了转变,从此前谋求独立发展,转向获得新公司的控制权。陈少杰在去年年底的三季度财报分析会上表态,是否合并要“取决于大股东腾讯的意愿”。

平台困境难解

如果只看当下的数据,在虎牙和斗鱼的合并后,除了消除内耗,腾讯得到的只是继续巩固自己在游戏直播领域的绝对优势地位。但实际上,短视频平台的崛起已经改变了这个领域的未来格局。

图/视觉中国

一位行业人士向AI财经社分析,斗鱼和虎牙的用户主要是游戏核心玩家,对于直播平台来说,这个群体的渗透率已经几近饱和。

而近两年,抖音、B站与快手等短视频平台对游戏持续加码。

8月初,腾讯旗下的拳头游戏宣布,B站获得了《英雄联盟》S赛中国地区3年国内独家转播权,业内传闻B站为此斥资8亿元。同时,B站还于今年招募了头部游戏MCN大鹅文化的三名创始人入职直播事业部,“B站对游戏直播寄予了不小的希望”,一位接近B站的人士说。

快手不久前宣布,截至今年5月,其游戏直播的月活跃用户数已经超过了2.2亿,游戏短视频月活跃用户数突破3亿。

短视频平台的游戏业务,虽然相对于斗鱼虎牙做得较晚,但由于拥有流量优势,发展潜力不可低估。

斗鱼与虎牙建立并习惯的模式,是仰赖头部主播与版权内容获取用户,再将流量通过付费、广告变现。随着传统游戏直播平台的流量增长陷入颓势,中短视频平台的流量优势相比较变得明显。此外,B站与快手的社区属性及更大的流量规模,也更适合腰部主播与中小主播的孵化。

在多位业内人士看来,这也是腾讯推动本次交易的原因。与腾讯在多个领域展开竞争的字节跳动,也有意研发自己的重度游戏,并已通过抖音延伸自己的游戏发行业务。

“B站、快手都算是腾讯系,腾讯真正要防的还是字节跳动。不过字节因为涉及腾讯游戏版权的问题,仍旧把自研游戏优先级放在前面,后面才会去做渠道。”一位业内人士向AI财经社分析称。

而合并后,斗鱼虎牙的运营核心仍旧是提升用户规模,关键是抢夺非游戏核心用户,这是平台规模持续增长的动力来源。

增长停滞是虎牙、斗鱼共同的困境。一位知情人士透露,从去年开始,两家平台就部分放弃了用头部主播及头部赛事版权拉新的策略。该人士称,斗鱼、虎牙在去年共同争夺一档头部赛事的转播权时,都默契地没有举牌竞价,使该赛事最终由B站竞得。

降本增效、保住市场占有率成为虎牙与斗鱼现阶段的共同目标。据上述人士称,在虎牙内部,今年运营背了极高的KPI,虎牙运营的工作包括主播、内容、商业化等方面的运营。另据36氪报道,虎牙今年于北京的PGC部门有50余款节目排播,以提高日活。而斗鱼一改此前的烧钱打法,在今年签约FPX战队时,以签约明星中单取代以往签下整支战队。

在8月10日发布Q2财报后,斗鱼在财报电话分析会上表态,其正与大股东腾讯探索游戏的数据库、游戏内的常设入口(例如在游戏中一键跳转到斗鱼)等问题,如果这些得到普遍落实,将极大促进斗鱼移动端的流量增长,进一步提高市场的占有率。

一位业内人士认为,相对短视频、信息流平台,斗鱼和虎牙都缺乏前端流量入口。“这一问题通过合并也无法解决,这也是一直困扰斗鱼和虎牙管理层的问题。”

对于斗鱼、虎牙而言,合并是现阶段的最优解。目前看来,至少在合并之后,双方可以静下心来好好思考,下一步到底应该怎么走。

本文经授权转自【AI财经社】(ID:aicjnews)

锌财经
读懂新经济
锌链接
探索产业区块链价值
本站由 阿里云 提供计算与安全服务 © 2020~2020 杭州弘行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 浙ICP备2001588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