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产业区块链 新零售 大健康 教育 汽车出行 前沿科技 智能制造 金融
一场教育“跑路”戏背后,站着疯狂掘金的补习班,一次冲20万的家长
穷什么都不能穷教育,这是自古以来的传统。
锌财经

文/侃见财经

近十年以来,K12教育遍地开花。大大小小的城市,补习班、教育机构成了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学校减负,补习班加负。

望子成龙的家长,总怕孩子输在起跑线上。本该是快乐的童年,硬生生的被各种补习班填满。

攀比成了孩子及家长为数不多的“快乐”源泉。

乎西先生曾经这样描写过城市、县城里培训机构:教育培训机构之多,多到让人咋舌,不夸张地说,每途径一个红绿灯,就至少有两到三家的培训机构的招牌在bling、bling的闪着,门类之多,从数理化到美术、围棋......不仔细看还以为是“足疗按摩”……

一场疫情,很多教育机构走向了破产的边缘。

要不是疫情下,这些教育机构脆弱不堪的经济结构,还真以为这真是一个“暴利”行业。难道教育机构的繁荣只是一场假象?

近期,多家媒体报道,“著名”的教育机构优胜个性学北京总部已无人办公,疑似跑路。

随后,又有媒体爆出,北京朝阳区光华路优胜教育总部聚集了大批维权者,其中包括前来退费的学生家长,以及被拖欠工资的优胜教育员工,一幕像极了两年前ofo。

据悉,有的家长一次性充值20万元。

天道有轮回,教育无止境。自己做不到的,轻易不要强加给孩子。

10月21日,优胜教育创始人陈昊现身直播平台,公开回应家长、员工、加盟商,他说:“优胜教育没跑,我们还没倒下,我们将坚持到底。”

同样的话,ofo的创始人戴威也曾说过,只是一年半后,那个曾说要跪着走下去的戴威不见了踪影,连法院也没能找到ofo的办公地,甚至拖欠用户的押金都成了解不开的谜题。

当然,教育行业远比出行领域要“高大上”,因为教人成功总要有一个成功的人设。遥想在陈昊《非你莫属》舞台上指点江山的豪情,戴威就从没给外界如此表现过。

不过,面对现场的质疑,戴威比陈昊内心要强大许多,最起码戴威不哭。

直播时,陈昊曾数度哽咽,并告诉家长和员工们,自己每天要服用超剂量的安眠药,但还是睡不着。

他称:““我从没像今天这样哭过,好像得了病,眼泪自己往下掉,可能是心理太压抑。”

为了证明自己不会跑路,他承诺从22日起,每天露脸直播。

为了让更多的人相信自己他还主动的披露了家庭情况,他透露父亲身患癌症,但自己“一毛钱都没法给他”。

他坚称:自己活下来就是为了还债,不仅要还债,还要颠覆这个行业。

一场别致的说明会就这样变成了“味”。

有机构曾统计,优胜教育目前拖欠438名员工工资,单人最高拖欠金额约15万元。光是北京地区的待退学费已达上亿元,单人最高拖欠金额数十万元。这还不包括加盟商追讨的欠款。

今年五月,*ST金洲就曾公告称,拟以不超过5亿元自有现金(含自筹),收购北京优胜腾飞”100%股权。标的公司下设两家全资子公司,其中最主要的就是优胜教育。公告还称,若收购完成,陈昊等股东承诺,优胜腾飞在2020年至2024年,将分别实现净利润2000万元、7000万元、1亿元、1.4亿元、1.7亿元。

8月31日,*ST金洲半年报披露时再次称,公司与中介机构正全面复核各项数据,公司将积极推动,争取本次资产重组工作早日完成。

10月21日,ST金洲收到深交所的关注函,给这场收购再添变数。

对于陈昊和优胜教育来说困难不是托词,卖惨也不会获得尊重。堂堂正正解决债务问题,不让家长和员工的血汗钱打水漂才是“教育”别人最终的归宿。

当然,教育机构的问题我们也得重视,为孩子教育当然是一件好事,但是要量力而行,家长切勿将自己实现不了梦想的强加给孩子。

教育,本身就是一场关于品德修行,现实是我们课外教育成了机构的“捞钱”的胜地,并且有愈演愈烈之势。

有业内人士表示:“优胜教育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未来半年,还会有部分教育机构陷入‘跑路’漩涡”。

为了自己的血汗钱不再蒙受损失,为了孩子不再被课外学习压垮,我奉劝那些“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家长,教育不是花钱交给别人就算完事,要想子女有一个良好成长的氛围,还需以身作则,从自身做起。

因为,教育机构不是万能的,学校也不是万能的。

本文经授权转载自【侃见财经】(ID:kanjiancj)

锌财经
读懂新经济
锌链接
探索产业区块链价值
本站由 阿里云 提供计算与安全服务 © 2020~2020 杭州弘行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 浙ICP备20015883号